首页 »

蔡洪平:我们缺乏“安静的心 ”

2019/8/14 8:58:22

蔡洪平:我们缺乏“安静的心 ”

蔡洪平在6月27日下午的“金融创新支持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创中心发展”专题论坛上说,中国缺的不是钱,我们国家的钱太多,我认为缺的是安静的心。



为什么缺乏“安静的心”?蔡洪平将矛头直指眼下中国的资本市场。他说:“在这样的资本市场推动下来还谁有安心做技术?赶快上新三板吧,上了以后几百万就来了。这种心态把整个工业心给残害了。”



以下是发言实录,上海观察有删节。
 


看不懂“市胆率”
 


我做了20年投资银行家,到今天为止很多现象看不懂,昨天会场上也被批判,我们都讲估值、讲市盈率、市销售率,都有国际上成熟的规则。他们说老蔡你太老了,太落后了,现在我们都讲“市梦率”,上个礼拜告诉我叫“市胆率”,所以我不懂了。我还是老老实实,不要多谈金融创新的事,不懂的现象让它发展吧。总有人会理解、总有人会买单,总有人会付出代价,总有人会得到很好的教育。我相信估值还是很重要的。
 


这里谈金融对科技创新的支持,我认为这是应该的。现在各个平台、政府、社会都在支持创新,我是同意的。但是我也提出来不能过度地把金融支持创新停留在资金层面,我去了一家A股公司两次,那家公司股票涨停。说工业4.0来了,老蔡来了。我一看股票市场,真的涨停了。我认为我们目前所谓的创新支持也好,不能停留在资金停留,也不能停留在舆论炒作层面,还是要实打实看看我们的技术、我们的差距在什么地方。



我们谈不上4.0。3.0还不具备,我们只有2.0,还是半自动化的时代。我自己做了两三个月的调查研究,在德国、在中国反复看,我们的差距真不小。第一个差距,原发性的科研技术创新少,很多媒体发布的研发创新,大部分都停留在科研院所或者美国回来的同学有这个点子了,有了一个发明创造。但是记住一个技术的研发出来以后,要变成商品,要变成被社会接受,路还长的很,还有很大的体系、品牌、推广,可靠性等等。

 

第二,举一些例子,我们的机器人还停留在机器手阶段,最近一段时间股市炒的厉害,大部分把自动化的东西盲目地推崇成机器手,既没有眼睛也没有手,都叫机器人,连炒菜的锅都叫机器人。

 

机器人目前来看新松做的不错,但是我们缺几个东西,第一没有减速器,目前中国所有的机器人减速器都是外国的。目前做的单臂三轴还可以,六轴没有。我去参加几个大会,我们的激光打印都是微秒阶段,到国外是飞秒阶段,我们还差的很远,3D打印说的很多,市场差的很远。就机器人而言在中国推广,目前主要生产线还是在汽车生产线,大部分的半自动化生产线没办法用机器人,软件不一样,体系也没有。

 

更不用说机器人做出来以后的代码,根本没有。血液检测芯片国内有的,但是只能一次一个血地进来,可以做一到两个的化验指标。德国已经做了,一滴血下去,可以查出你十年内有没有癌症的可能性。

 

资本市场过度推动残害工业心

 

其实中国人不比德国人笨,但是他们可以两代人做一个产品。做到极致,我们浮躁、任性。以前的技术工,八级钳工都没有了,我们工业化进口的时候都是生产线,八级老师傅的制度都没了。

 

所以德国人告诉我,我把技术交给你,你也做不出来,因为这是工艺。工艺是什么?再自动化的4.0一定要有今天日本人和德国人一样,用手打磨光学设备,就是靠的感觉。韩国人做模具工可以不当兵。所以我们缺的不是钱,我认为钱不缺,我们国家的钱太多,我认为缺的是“安静的心”。

 

但是在这样的资本市场推动下来还谁安心做技术?赶快上新三板吧,上了以后几百万就来了。这种心态下把整个工业心给残害了。所以我认为金融过度推动了。德国人跟我说,我们是做技术赚的钱,不像某些国家,他们为了赚钱做技术。今天不少人为了赚钱做技术,这一点要换过来。独具匠心,中国人说的,可现在匠心在哪里?

 

历史上有很多这样的成语,滴水穿石,铁棒磨成针。现在更需要的就是,在科研研发方面不能冲着钱去的,所谓的“安静的心”是社会要支持科技的发展,科技人一定要非常关注。还有环境配合,知识产权也有配合。

 

现在稍微有点小技术都去新三板上市,上市不是坏事,是好事。但是这就不是安静的心,就冲着这个利来,人都飞了。他们说猪都在飞,我不知道是不是,飞的状态下哪有这个心?



我相信在国家、政府的支持下,大家都会静下来。最后反映的国民经济实力是生产力,这是促进人类发展最核心的问题。不要忘了我们是制造业大国,还得干活,还得制造最新的东西,作为商品卖给人家,才可以赚到一份钱,这是立国之道。

 

(注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。本文编辑:陈抒怡 摄影:海沙尔  编辑邮箱 shguancha@sina.com)